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學者風采

李有谟:默默無聞的稀土科學家

2019-11-07 中國科學报 沈春蕾
【字體:

語音播報

  “李有谟先生并不为大家所熟知,他是默默无闻的稀土科学家。”这是中國科學院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以下简称长春应化所)研究员洪广言对李有谟的评价。

  日前,當李有谟接過長春應化所離退休中心工作人員送來的“光榮在院70年”紀念章時,他動情地說:“感謝黨和國家給我這麽高的榮譽。”

  我國單一稀土元素全部分離第一人

  幾十年前,李有谟積極響應黨和國家的號召參加支援東北建設,分配到長春應化所工作至離休。他曾先後從事核燃料廢物後處理、稀土元素的分離提取、高溫超導材料和稀土發光材料等領域的研究。

  1954年,有學者提出以銅作延緩劑、乙二胺四乙酸(EDTA)作淋洗劑分離單一稀土的離子交換法。洪廣言指出:“該法的不足之處是在分離過程中,當酸度增加時會析出EDTA結晶沈澱,從而堵塞或是阻礙交換柱中的溶液流通,嚴重影響分離效果。”

  經過一系列試驗,李有谟等人創新性地提出添加少量乙酸铵于EDTA淋洗劑中,來克服分離過程中EDTA的結晶析出,同時對具體分離條件進行了詳盡的試驗,不同規模的試驗均得到滿意結果。

  1958年,長春應化所、北京化學所、北京有色院等都積極開展了單一稀土的分離工作,形成你追我趕的躍進局面。同年7月,李有谟領導的課題組首次用離子交換法分離出15個高純的單一稀土元素,其中铕采用鋅粉還原方法。李有谟也因此成爲我國單一稀土元素全部分離的第一人。

  他們通過擴大試驗取得一定量的各種單一稀土氧化物,分離出的15個純稀土的純度均達到光譜純,部分樣品的純度超過蘇聯標准樣品以及英國Johnson公司的産品,爲當時開展相關基礎研究提供了基本條件,也爲國內生産純稀土創造了條件。

  “雞窩裏飛出金鳳凰”

  1970年,李有谟隨隊去江西南昌603廠開展稀土分離工作。603廠建在丘陵地帶,從宿舍到食堂需翻過一座小山坡,到車間則需再翻過一座小山坡。李有谟此前患有大腿動脈血栓,拖著病腿的他走這段路程要花上一個多小時。洪廣言說,爲保證工作時間,他經常不去食堂而讓同事捎回午飯。

  就在這一年,李有谟用他發明的用乙酸铵作淋洗劑分離钇的方法,首先在603廠産業化試驗中制備出了99.99%的高純氧化钇,被《南昌日報》譽爲“雞窩裏飛出金鳳凰”,爲我國高純氧化钇生産提供了新技術。

  後來由于工作需要,李有谟的研究方向從溶液化學轉到稀土固體化學,先進行稀土發光材料的研究,之後又開展高溫超導材料的研究。

  1966年法國科學家發現了上轉換現象,這在發光理論上是一個新突破。1973年李有谟等對上轉換效應開展了全面的研究,該研究被列入“全國激光重點規劃”,研究出的上轉換材料成功應用于钕激光器研究和生産,被列入“中國激光大事記”中。

  “他的實驗工作量幾乎無人可比”

  “他的實驗工作量幾乎無人可比,一年可以開展兩千多個條件實驗。在他的帶動下,學生埋頭苦幹,甚至放假也不回家。”洪廣言說,“他對學生要求十分嚴格,也與學生互敬互愛,經常一起學習、討論工作並共同制定方案。”

  在李有谟的培養下,長春應化所出現了一批優秀的人才,如中國工程院院士李言榮、中科院院士張洪傑。

  1987年,李有谟赴法訪問並短期工作,爲長春應化所相關實驗室與法國國家科研中心固體化學實驗室經常性的學術交流和人員交往牽線搭橋,並推薦那镓、張洪傑等學生赴法攻讀學位。

  “李有谟做了許多平凡而富有創新性的工作,但他從不張揚,而是將稀土研究作爲興趣愛好‘拼命’地幹,爲我國稀土事業作出了卓越的貢獻。”洪廣言說。

  (原载于《中國科學报》 2019-11-07 第1版 要闻)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权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聯系我們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