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訪談·視點

吕佳龄王晓明:贯通研发链部署政策链 实现科技创新与产业发展深度融合

2019-10-25 科技日報
【字體:

語音播報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两院院士大會上提出,要促进创新链和产业链精准对接,加快科研成果从样品到产品再到商品的转化,把科技成果充分应用到现代化事业中去。实现这一目标,要靠科技创新与产业发展有机融合,这对科技创新的思想认识、政策设计、资源配置以及保障机制等多个方面的工作提出了新要求。

  這其中,全面系統理解科技創新與産業發展融合的機理和規律,從意識上彌合科學知識生産和經濟價值實現這二者長期以來存在的鴻溝甚至脫節,是實現科技與産業有效融合的首要條件。一方面,它們都是國家創新生態系統的關鍵部分,是實現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重要引擎;另一方面,它們在行爲主體及相應的政策幹預的手段與目標上,又有著根本不同。認識科技創新與産業發展各自的屬性,在此基礎上建立並落實二者之間的“雙向反饋”機制,進而貫通從科技到産業的研發鏈和創新鏈並統籌部署政策鏈,是解決這一難題的應有之義。

  “雙失靈”現象影響創新效果

  科技创新与产业发展融合的实质,是知识转化为财富,继而由财富支持知识的再生产,在整体上提升全社会财富与福祉的过程。这是一个知识生产—价值实现—知识生产持续进行的“大循环”,是科技创新成果轉化为社会生产力、产业需求牵引科技创新持续进行从而实现“双促进、双提升”的关键环节,是一个经济体从根本上转变发展方式、实现创新驱动发展的重要引擎。

  科技成果轉化是支撑“大循环”实现的微观基础。从各创新主体的角色和功能来看,科技成果轉化是一个通过需求牵引,由科研机构和大学作为技术供体,由市场聚集包括技术在内的多种创新要素,然后由企业创造产品并获得盈利的价值实现与增值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公共政策的作用在于建立和维护有序的市场环境,激励和规范市场主体的创新活动,并通过制度与法律建设确保创新主体的权利与责任。科技成果轉化是技术供体—受体—供体之间循环往复的“小闭环”,它是“大循环”能够有效运转的逻辑支点和现实支撑。显然,在小闭环中,如何实现技术供体与受体之间的无缝对接,这不仅是技术创新的问题,更是组织与制度创新的议题。实践中,创新政策设计与执行的焦点,就在于如何围绕小闭环的需求建立起合理的创新系统结构及其运行机制。

  基于此,不同經濟體從自身的意識形態基礎、資源禀賦、經濟與科技創新水平、既有産業結構、在創新價值鏈上的位置以及國際宏觀環境等方面的因素出發,因地制宜建構了多樣化的國家/區域創新系統。作爲重要的創新政策範式,創新系統強調了經濟體在生産和利用知識與科技成果方面的差異和特點。爲了最大程度地生産、吸納、消化和利用創新知識,特別是通過科技創新的成果推動經濟社會的持續發展,世界主要經濟體都進行了積極探索。

  研究發現,高效的創新系統具有以下共性特征。第一,創新系統內,政府、研究機構和市場等各主體,都具有建立在其行爲理性上的相對明確的行動邊界,而創新政策的制定與實施就是依據這些邊界的規定及性質進行的;第二,現實中由于政策及其執行過程中的不完備性和不可避免的非理性、不確定性因素,上述主體的活動既存在交疊也存在空缺,即創新中普遍存在的“系統失靈”和“市場失靈”。實踐中這二者往往同時存在,導致創新過程出現“雙失靈”的現象。

  通過制度建設實現雙向反饋

  “雙失靈”現象的普遍存在,是科技創新和産業發展的兩類行爲主體其性質與定位的內在差異所決定的,這也構成了創新政策長期以來研究和實踐的難點與焦點。

  首先,从定位来看,科技创新的主体,特别是从事基础性、前瞻性、战略性以及公益性科技创新的主体,主要是由政府公共资金支持的研究机构和研究型大学。产业发展的主体是企业,特别是具有一定技术能力以及基础设施条件的企业。因此,研究机构和大学与企业分别作为科技成果轉化中技术的主要供体与受体,是两个既相互依存又彼此独立的组织群或子系统。它们既具有技术创新的科学价值实现和经济价值实现的关联,又各自受到不同的制度逻辑和动力的驱使。

  其次,从组织运行及治理机制来看,研究机构和大学的科研经费大部分来自财政拨款,其科研人员及其研发活动组织方式主要受科學研究活动所特有的内在激励机制组织和驱动,组织成员的认同与对回报及收益的期待主要建立在学术共同体行为规范的基础上。相对而言,企业是市场环境中自负盈亏的行为主体,以逐利性和追求投入回报比为其行动准则,因此企业所从事的研究活动具有明显的实用性、短期性特征。尽管政府政策和公共资源会对企业创新活动带来补贴,但本质上企业的研发活动布局都是以短期内的最大盈利为导向的。

  第三,从科技成果产出看,在由财政资金支持的研发活动中,只有一小部分具备成果轉化或商业化潜力,因此总体上可以进入市场交易的企业可用技术(非竞争性技术或竞争前技术)规模有限,具有稀缺性特点。

  因此,支持创新发展的公共政策的重点和难点就是打破、填平或缩小这些鸿沟。它的内容和目标就在于建立和运行新的组织形态及其内部界面,实行新的运行机制及治理结构,重新组织和整合各创新主体在科技成果轉化中的角色与功能、实现“小闭环”的良性运行,形成基础研究有效支撑成果轉化、成果轉化及其价值实现反哺基础研究的双向反馈机制。

  這種雙向反饋機制的核心內容包括:第一,參與反饋的主體,主要是科研機構與大學、企業、政府以及其他創新中介,其中反饋的兩端分別是從事研究活動和從事商業活動的兩個組織群(子系統);第二,反饋的內容,主要是創新要素的流動、信息的傳播和共享、價值的分配與再分配以及人員的流動(包括回流);第三,實現反饋的機制,主要涉及投入機制、權責與風險共擔機制、利益分配機制以及用人機制。雙向反饋機制的實質在于兩頭並重、雙向反饋:既要重視基礎研究活動,建構從供給到需求的正向鏈條,也要重視産業發展對科技創新的驅動作用,即從需求到供給的反向鏈條;顯然,正向鏈條與反向鏈條之間通過互動機制,實現雙向反饋。

  近年來我國在一些地方創建的新型研發組織在這方面進行了積極探索。如,江蘇産業技術研究院同時開展産業技術的研發和供給,憑借創新的機制設計與研究機構和企業開展合作,同時深度整合國際資源。新型研發組織自身有望成爲一個實現雙向反饋機制的功能載體。其啓示在于,相比于傳統的公共政策,新型研發組織的政策框架呈現出鏈條化、體系化特征,貫通了從科技到産業發展的完整創新活動,形成了促進科技創新與産業發展有效融合的內在機制。

  政策要發揮補全鏈條的作用

  創新系統中,政府角色的核心在于通過制定和實施創新政策,在創新鏈的各個環節上根據主要行動者的特點激勵創新活動的發生。通過運用針對性的政策工具,積極發揮對各創新主體的聯接、校准和潤滑作用,實現小閉環的雙向反饋和爲大循環提供基礎條件。爲此,政府需要打造將科技政策和産業政策整合起來的“政策鏈條”或“政策組合”,特別是在創新鏈黏合性不強甚至完全空缺的地方,政策設計要發揮“補全鏈條”的作用。

  長期以來,由于不同部門之間的分工和分隔,支持創新活動的政策也往往是割裂的,難以凝聚起來發揮作用。其結果,不僅造成了極大的物質資源浪費,而且由于政策之間銜接不力,導致創新系統在一些環節上運行效率不高,成爲持續創新的掣肘。“政策鏈”的內涵和實質就在于既要將創新活動所涉及的主體充分整合、彼此嵌入,更要通過制度化的方式將合作關系以慣例化、制度化的方式穩定下來,通過制度創新來激發和保障技術創新。

  因此,总体而言,在科技成果轉化方面,政府不仅要利用常规政策工具,更应该出台和善用“补链”功能的政策,以实现创新链与产业链的精准对接:通过资源配置支持基础研究;通过战略和规划引导战略性技术和产业的发展方向;通过建立完善中介服务体系形成创新活动的网络效应;通过硬件设施和软件环境建设推动创新要素集聚;通过制度调整创造维护良好的市场规则和广义上的创新环境;通过制定包括财政、金融、税收、产业、城市建设与规划、人才等多方面的政策措施,形成从科技创新到成果轉化的“成本洼地”。实质上,就是通过整合的创新政策链条,促进科技创新和产业发展的深度融合。

  (吕佳龄系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助理研究员;王晓明系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研究员。)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权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聯系我們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